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书窝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 阆台仙踪(131)

阆台仙踪(131)

居渊道君原本是想让守静多和周竹桢交流交流的, 却没料到计划赶不上变化。长渊派东面的一个名为危池秘境的大型秘境即将开启, 守静作为元后修士, 被委任为领队, 前往秘境。

这次负责探索秘境的仅限金丹以下修士。陇月听说守静要带队前往秘境, 就报了名想和他一起去。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门派里修炼,极少外出探索秘境,守静想着机会难得,况且金丹已经算是高阶修士的一份子, 也是时候让她历练一下了,于是答应带她同往。

七日之后,就是秘境开启的日子。

大型秘境往往非一派单独所有, 此次进入秘境的包括附近大小共三十七个门派, 还有散修联盟擂台赛决出的十几位优胜者。

秘境入口位于湖上, 湖名危池,故称危池秘境。开启秘境之前还有一段短暂的准备时间, 守静唤了胧月到身前再三叮嘱。

“进入秘境之后,秘境会把你们随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守静问,“地图可带好了?在规定时间之内, 一定要赶到出口, 知不知道?”

“知道了。”

“秘境出口, 珍奇宝物之侧, 常有埋伏, 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多观察思考, 不要莽撞行事,如果实在不敌,立刻使用法宝遁逃,保住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胧月应下。

“秘境之内危机四伏,不光有明面上的危机,还要谨慎小心,不要轻信他人,即使是同门,也不可尽信,须知最大的危险其实是人心,一定要多加防备。”

“徒儿谨记。”

守静点点头,还想叮嘱她些要注意的事情,思考一番却没什么可说的,摆摆手示意她入队。

他袍袖一展,雪白的袍摆如同一片轻云,朝着湖面掠了过去。

几位元婴修士纷纷御风而行,到了空间裂隙之前,五颜六色的灵光汇于一点,从那一点开始,空间剧烈波动起来,一个金色的漩涡开始逐渐扩大。

金丹修士们各自驭使飞行法宝,朝着漩涡飞去,排成队列,按照顺序鱼贯而入,胧月有些紧张,往元婴修士们站的位置望了一望。

守静恰好也看过来,对她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胧月心里定了一定,飞入传送漩涡。

……

周竹桢陪着居渊道君,正在和含源道君谈话。

是的,问道门这次派来押运这批凝丹草的不是某位元婴修士,而是他们六大主峰当中战力最高的剑峰峰主含源道君,化神后期修士,足以见他们对这批药材的重视。

毕竟数百株凝丹草如今的价值已经被炒到了数万极品灵石,比炼虚修士一年的供奉还高,已经足以让所有的亡命之徒动心,即使会招致问道长渊两派的追杀也在所不惜。

含源细细打量了一番自家师侄,看她气色还好,虽然没有从前那么神采飞扬,但精神状态也还比较饱满,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三人谈完了正事,含源看了看周竹桢,道:“两百年之期已满。”

周竹桢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之前含光道尊把她送到长渊派外驻,抵的是那两百年禁足,如今时限已满,她可以回问道门了。

她思考一番,摇摇头:“我知道。”

“师尊之前说,让我等他出关。”她笑了笑,“我等着。”

含光道尊把她送到这里,其实是为了让她远离问道门门派核心事务管理,淡出众人视线,既然这样,那她暂时就不能回去了。

含源道君叹气,有些欲言又止。

周竹桢这么长时间留在外派,门内已经流言四起,猜测是含光道尊决定更换继承人了。

他终究没有开口,只是说:“无论什么时候,你想回来就回来吧。”

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

问道门毕竟是你的家啊。

“嗯。”

……

陇月在秘境里转了两天,根据地图上的指示采了些灵草,斩杀了路上遇到的数只妖兽。

她在一处山崖下停住了脚步,搭了个防御阵,又设了迷障,准备回复一下灵力。打坐了数个时辰,大周天运过数遍,她的灵力已经恢复了大半。陇月原打算完全恢复了再前进,却未想到碰上了一头阳炎青金兽。

不只是一头阳炎青金兽,还有一个奔逃而来的金丹男修。此人身上的道袍颜色她有点印象,应该是西边一个二流门派的弟子。

要不要现身救人?

陇月有些犹豫,她还未考虑清楚,那人却察觉到这一片区域的灵力有些不同寻常的波动,立刻高喊起来:“不知哪位道友藏于此地,还请现身助小弟一臂之力!小弟愿以储物袋中所有灵药法宝相赠!”

这名修士显然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一下就看出了迷障所在,他仓皇逃命,接近此地之时突然一甩手,一枚石子挟灵力而来,一下砸毁了迷障。

阵法内的灵力开始迅速流失,迷障内的防御阵被石子一砸闪了两闪,防御阵的金光立刻吸引了阳炎青金兽的注意,它甩了甩头,朝着陇月的方向冲了过来。

能够挡住金丹中期修士全力一击的阵法在青金兽的撞击下如纸一样破碎。

陇月反应速度很快,立刻一跃而起,脚尖在山壁上一点,踩着青金兽的背一个后空翻就落在了它背后,不待妖兽反应过来,旋身就是一剑!

蓝色剑气暴涨数尺,与深青色的坚硬兽皮擦出了绚烂的火花。

然而这妖兽的皮肤实在太硬,她这样全力一击,居然只在它的皮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子,连它的防御都没能打破。陇月心里一凛,知道这妖兽的修为不是三阶顶峰也是三阶后期。

青金兽回头,朝着她扑了过来。

陇月知道自己不能和它硬扛,反身朝着那个金丹后期修士逃命的方向追赶而去,她遁术高超,虽然修为比他低了一个小境界,还是很快就追上了他,眼看就要远远把他甩在身后,那名金丹修士边跑边喊:“道友!逼你现身是我不对,可是这性命堪忧的时候,实在是顾不上那么多啊!道友战力卓越,你我二人合力,定能将这只阳炎青金兽斩杀于此!到时候储物袋和青金兽都归你可好?”

深青色的巨兽马上就要追上他了,血盆大口张开,森森利齿亮了出来。

此人方才的行为明明不是要逼她现身,而是故意祸水东引!

陇月没有回头,径自遁逃而去。

青金兽追上了那名男修,却并没有吃他,只是尾巴一甩,把他甩飞出去,撞在了一旁的参天巨木上。头也不回地朝着陇月追了过去。

陇月:“……”

合着这玩意还记仇是吧?

阳炎青金兽的遁速实在不慢,若是只追她一人,她是跑不过这妖兽的,眼看凶兽就要追上,陇月无奈回头,左手捏起剑诀。

剑刃寒光一闪,长剑在阳光下呈现出半透明的淡蓝色。这柄灵剑名为新月,是她师尊去璋洲冰原寻了碧落冰以寒冰焰铸造而成,正与她的水属性灵根相合。

陇月一踏地面,高高跃起,朝着青金兽双眼攻了过去!

无论皮再厚的妖兽,眼睛肯定是死穴!

蓝色的剑气纵横交织,将这只青金兽牢牢笼罩在内,无数道剑气角度刁钻地朝着它的眼睛袭去,青金兽一甩头,突然张口,朝着陇月的方向喷出了一股烈焰!

陇月一惊,猛地往右侧一避!

也怪她学习的时候没有认真,光认得这妖兽名为阳炎青金兽,却没有记住它的攻击方式和弱点……

这青金兽的皮这么厚,普通法宝怎么可能刺得穿啊!

她正在同阳炎青金兽艰难搏斗之时,方才那名男修往嘴里塞了一把疗伤丹药,召出一把银色长剑,朝着他们的方向扑了过来。

他此次是为了青金兽的内丹来的,只是没想到这只青金兽的修为比他预料的还要高,既然这女修战力不弱,说不定可以和她合力将此兽斩杀取丹。

陇月一惊,那人却结起手印,长剑悬浮起来,化出无数虚影,朝着青金兽的眼睛攻了过去。

这是个使剑的法修。

这青金兽的皮实在太厚,眼睛不大,还会喷火。陇月虽然是剑修,却是水灵根修士,修为没有这只青金兽的等级高,因此受到克制;那男修虽然是金丹后期修为,却是个法修,战力平平。二人和青金兽打了一盏茶的时间,仍然相持不下。

两人战斗中都无法避免地被青金兽喷出的烈焰灼伤,那名金丹修士更是被烧掉了半边眉毛,一时间显得颇为滑稽,但现在谁也顾不上在意这个,战斗时间越长,他们的灵力损耗就越快,处境也就越危险。

“道友!”那名金丹修士眼神一瞟,看到她腕上火红的镯子,顿时高声道,“阳炎青金兽喜食火属性灵物!你用手镯吸引它的注意力,我从左边攻击它的眼睛!”

“不行!”陇月立刻道,“这手镯是我师祖所赐,绝不能丢!”

“都这时候了就别管什么师祖师叔的了!”那名金丹修士极其狼狈地在地上一滚,避开朝他喷来的烈焰,“道友我求求你你赶紧拿出来吧!干掉它之后我照价赔给你成不?”

“绝对不行!”陇月厉声道。

要是别的东西她拿出来吸引妖兽也无妨,可这镯子是师祖给她用来遮掩资质的,虽然是法宝,但并不十分坚固,很容易弄坏,她还要在秘境里待半个月,要是镯子坏了就麻烦了!

她紧握长剑,剑诀指向阳炎青金兽,再次冲了上去。

……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两人的灵力都在飞速地消耗着。男修一时不察,被青金兽的尾巴狠狠甩了出去,陇月看准时机,不顾烈焰焚身的危险扑了上去,用尽全力,一剑捅进了它的脑袋。

巨大的妖兽哀鸣一声,兽尸轰隆一声倒地,溅起一片尘埃。

陇月也支撑不住,拄着剑喘了会儿气,才摸出一枚补灵丹服下。两人同这只阳炎青金兽搏斗了整整一个时辰,都是筋疲力尽,那男修刚才被甩出去,却似乎没受什么伤,很快就跑了回来。

“道友,我们先把这兽尸一分为二,再各自回去休息吧?”

陇月点点头,跟在他后面朝着青金兽的方向走去。

刚刚斩杀了阳炎青金兽,她也松了口气,严密的防护出现了一丝松懈。

走在她前面的男修转过头,微笑着道:“说起来今日还要感谢道友,若不是道友仗义出手,只怕……”

他后半句话还没说完,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枚玉符。

陇月未及反应,只觉胸口一股巨力袭来,把她狠狠砸在了地上,一瞬间多处骨折,陇月张开嘴,哇地喷了口血出来。

空中那一方印章逐渐消散。

“哎呀,我这符宝只能用三次呢。”男修笑眯眯地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你别怕,我不伤你性命,不过有缘相识一场,你是不是应该把储物袋留下?”

他这身门派服装根本不是他自己的衣服,是他从一个已经死去的修真者身上扒下来的,一进秘境就换了衣服易了容,即使她回去告状也抓不到他。

不过这些嫡传弟子身上经常带有追魂香之类的东西,杀……还是不敢杀的,怕惹麻烦。

他走到陇月身边,却没有立即取下她的储物袋,而是掀起她的衣袖,看了看那个镯子。

陇月死死盯着他,她受了重伤,失去战斗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取下了那个镯子。

男修切断了镯子上属于陇月的神识,试图滴血认主,认不了;神识检查,既没有防御功能也没有攻击效果……

无论怎么看这都好像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带有火属性灵力的镯子而已……

他还以为是多珍贵的玩意!

“……”他气坏了,用力把镯子往地上一砸,手镯碎裂,一道火红的剑气从手镯中蹿了出来,唰地一声把他整个人从中劈成两半,连元神都没能逃脱。

男修一脸扭曲地倒了下去,眼神中充满了震惊怀疑和不可置信。

陇月看到他死了,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

过了半个时辰,又有个修真者找到了这里。

眼前倒伏着一头巨大的阳炎青金兽,旁边相隔不远的地方倒着两具“尸体”,一具尚且完好,另一具却被劈成两半,鲜血淌了一地,还未完全凝固。两人的储物袋还挂在身上,观其情形,似乎是在共同斩杀妖兽后起了内讧,两败俱伤而死。

“啧啧啧。”这人上前看了一看,看他二人穿着都是大派弟子服饰,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何苦哟。”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今日运气实在好,不费吹灰之力就捡了两个储物袋,还有一头阳炎青金兽。瞧这皮子,完整剥下来说不定能做十几件皮甲,倒不知道它的妖丹是什么等阶……

他美滋滋地走到那两具尸体前面,准备捡拾储物袋,解下男修身上的储物袋,又去解女修身上的,不小心碰到陇月手背,却发现有点不对。

……这尸体居然还有点温度……这人没死啊!

他准备解储物袋的手顿了一顿。

看她的服饰,似乎是长渊派嫡传弟子,倒不知道是哪位道君座下……虽然他现在可以捡了储物袋就走,不过储物袋里的东西终究是死物,若是救她一命,不光能从她师门得到一笔报酬,还能发展发展人脉关系……长渊派也算是一流门派中实力较强的大派,他现在也金丹后期了,马上要步入金丹大圆满境界,如果能借着这个关系加入长渊派做个客卿,说不定能够换得一枚元婴丹……‘

反正他已经得了那男修的储物袋,还有这头阳炎青金兽,已经很赚了。

他把陇月扶起来一点,从储物袋里找了粒疗伤丹药给她服下,又握住她手腕准备看看她伤得怎么样。

水属性啊……等等,好像有点不对?

金丹修士再三检查,表情有些不可思议。

她竟然是个纯阴体质的女修!

这人一惊,又探查她丹田,发现元阴尚存,随即就是狂喜。

纯阴纯阳体质的修士,就资质而论比天灵根还要更胜一筹,修炼能够事半功倍,但这一类修士大多活不到高阶,因为采补他们能够快速增长修为,甚至比服食丹药的效果还好,而且不会产生丹毒;元阴元阳更不必说,甚至可与高阶破境丹的效果等同……

作为一个纯阴体质的修士,到了金丹还能保住元阴,也就只有大派嫡传了。

男修充满恶意地想,没准她师门养着她就是为了等她修炼到高阶再献给派内长老享用,与其这般,还不如便宜了他。

不过他不能用采补之术,采补获得的修为无法立刻与自身的修为融合,若是被人查出,当场就会当作邪修打杀;但双修就不一样了,转化快,无痕迹,不容易被人发现,也不容易招致追杀……

他这样想着,取了缚灵索出来绑住她双手。

胧月低低呻/吟一声,竟然是有苏醒迹象。

大派嫡传又如何……只要不弄死她,魂灯里的记忆影像就不会传输回去,她的长辈也不会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他已经是金丹后期修为,夺了她的元阴,应该很快就能顺利突破元婴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封了她视觉,又下了禁言术,从储物袋里取了件能够隔绝神识的法衣出来蒙住她头脸,把她拖到一旁的石头后面,布了个禁制,开始剥她衣服。

胧月挣扎着醒来,胸口仍旧疼痛,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双手被紧紧缚住,有人正在撕扯她亵衣,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顿时拼命挣扎起来,她张口想喊救命,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绝望疯狂蔓延。

对方失去耐心,一把撕碎了她的亵衣。

“喂喂喂,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一个刻意扭曲了声线的声音带着调笑意味道,“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也没什么问题吧?”

“只不过是双修,对你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不要徒劳反抗了,你最好乖乖配合,否则的话……”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温热的水珠溅在她皮肤上。

男修倒了下去,躯干直接被腰斩为两段,元神刚刚离体就被一剑击杀。

施术者身死,禁言术自动解开。火红的剑气一闪,绑住她双手的缚灵索也解开了。

被封住的视觉逐渐恢复,来人一领雪白道袍,表情向来淡漠,此刻却带了些怒意,正是守静道君无疑。

胧月木呆呆地看着他,她溅了一身的血,胸口衣服都没拢好。守静叹了口气,从储物袋里取了件道袍给她披上,安慰道:“没事了,别怕。”

胧月像是被他这一句话惊醒过来,哇的一声痛哭出声,扑进他怀里。

她整个人像只寒风里的小雏鸟一样哆哆嗦嗦,守静知道她受了惊吓,把她按在胸口,抚了抚她背脊:“好了好了,没事,师父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他已经死了。”他指了指地上尸体,又哄徒弟,“为师先带你出去好不好?”

“……好。”

守静快速地用灵力给陇月正了骨,又从储物袋里取了四品的回春丹给她服下,神识一过,摄了摔碎的手镯收起来,这手镯是纯阳属性的法宝,给胧月佩戴就是为了中和她身上的纯阴气息遮掩体质。纯阳属性的灵材也是十分难得,这一个虽然损毁了,还可以看看能不能用来制作其他的法宝。

幸亏镯子里封了他一丝神识,手镯一碎,他立刻就有所感应,这才能及时进入秘境救下徒弟,不然真是……

他取了储物袋,一把火烧了地上尸体,抱起胧月,脚尖点地,飞快地往秘境出口掠去。

胧月紧紧攥着他衣襟,思维有些混乱。

这个秘境明明只有金丹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师父已经是元后修为,他是怎么进来的?

出口算是秘境内空间比较薄弱的地方,守静握住胧月手腕,用自己的灵力中和了她身上的纯阴气息,盈缺剑一闪,火红的剑气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守静把徒弟牢牢护在怀里,朝着空间裂缝撞了出去。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来。

“师父?”陇月感觉他身体紧绷,问,“怎么了?”

“没事。”守静微微皱眉,他顾不上背后被空间碎片刮出的伤口,对着出口外面的两位元婴修士微微一点头,“感谢二位助我打开秘境,改日长渊派再携礼道谢。”

“道友客气了。”

守静抱着陇月飞远了,后面两位元婴修士才交谈起来。

“这一辈的修真者这么凶残的吗?”旁边一位元后修士咂咂嘴,“守静这样,上次问道门的那位宸元道君也是……”

低阶修士进了秘境基本上就生死不论了,哪里还有高阶修士进去捞人的说法,也不怕人没捞出来,自己把命丢在里面?

“他是进去救他徒弟?”另一位元婴修士往他们离开的方向望了一望,嘀咕了两句,“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渊渟峰嫡脉子弟,这秘境才开始多久……”未免也太不争气了。

“唉,别说了。”先前开口的元后修士说,“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看每次折损多少修真者?”

“也是。”

……

守静一回到长渊派驻地就支撑不住了,他放下陇月,身体晃了晃,险些倒下去。

陇月连忙扶住他,吓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师尊您怎么样……您别吓我……”

她颤抖着从储物袋里翻疗伤丹药,守静却按住她的手:“师父没事,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儿就行。”

他受的伤不轻,但主要却不是在外表。

事发仓促,他顾不上找齐所有的元婴修士一齐开启秘境,只来得及喊上附近两人,输送灵力的大部分压力都由他自己一人承担,已经耗空了丹田里所有的灵力,去救陇月用的全都是本源力量了。更关键的是这个秘境规则特殊,不仅限制进入者的修为水平,还限制元神强度,守静可以把修为压制到金丹,却不可能压制元神,只能强行斩裂空间进去,元神也受了很大损伤。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自然只能向门内传讯,带着陇月先行返回门派,领队的任务交由随后赶来的元婴修士接替。

周竹桢听闻他受伤,也去探望了一次。

守静看起来似乎行动自如,但面色却十分苍白。周竹桢问了伤情,不由得叹气。

元神真不是那么容易受损的,怎么一个两个都像她一样伤了元神……

“你这是怎么搞的……”

“陇月在秘境里碰到危险,触动了我留下的一丝神识。”守静靠在床头,“我压了修为进去,没想到那个秘境居然还限制神识。”

“没出事吧?”周竹桢拧眉。

“我赶到得还算及时,没受伤害,就是被吓着了。”守静说,“也是我考虑不周,她没有多少探索秘境的经验,也没什么防人之心……这种大型秘境里面一进就是几十个门派,还有散修联盟的人,鱼龙混杂,乱七八糟的……不该让她一开始就进这种大型秘境的,应该先探索几个小一点的秘境积累些经验。”

周竹桢上次受伤时,含宁道君给她配了安神的丹方,如今守静元神受损,长渊派又不擅丹道,也就做个人情把丹方抄了一份给他们送去。

居渊道君自然是再三感谢,立刻收集了药材让派内长老炼制安神丹,这丹药果然是十分管用,守静服下后开始迅速好转。

过了几日,周竹桢偶然翻出几粒之前没用完的养神香,打算送给守静两粒。

她上了静澜峰,到了正殿外面,准备等人通报,却没找到任何一个随侍弟子。

这是怎么回事……

道君感觉有点奇怪。

喜欢(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请大家收藏:(www.kanshuwo.net)(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看书窝更新速度最快。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最新章节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全文阅读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txt下载 - 云墨画的全部小说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看书窝

猜你喜欢: 锦帐春[综]无个性的自我修行晨晨御金龙盛世独宠惊世七公主烈火浇愁法医庶女:盛宠四小姐皇后命喵喵喵[综武侠]圣僧逍遥创世记[综]逃离这个本丸穿书救男配繁花映晴空神医弃女反派他超会撩人[快穿]木仙传混元修真录[重生]仙家小地主神医嫡女:药香郡王妃邪医毒妃千金笑独宠邪萌小蛋妃宫斗专用表情包神医毒女:邪王盛宠小狂妃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九重天,惊艳曲
完本推荐: 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全文阅读主角猎杀者全文阅读前妻,别来无恙全文阅读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全文阅读盛宠第一佞妃全文阅读都市之国术无双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仙庭封道传全文阅读俗人重生记全文阅读抗战之铁血兵锋全文阅读主宰星河全文阅读系统重生之国民男神全文阅读宝贝太惹火:老公,轻点宠全文阅读快穿系统:世界之中只因有你全文阅读逆行诸天万界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大叔的心尖宝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沧元图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修仙别看戏侯府商女万界次元商店伯爵大人有点甜重生之御医霹雳之圣星之行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异能小神农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快穿:凡女升级都市剑说龙皇武神奶爸的异界餐厅永恒国度无限先知重生嫡女悍妻我的冰山美女老婆掰回正道的一百种方法超品小农民异世之万界召唤系统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流光溢彩迷人眼你是我的满世欢喜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星际之全能进化每秒都在升级没有谁,我惹不起韩娱之勋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txt下载手机版 - 云墨画的全部小说 - (快穿)女配改行修仙了 看书窝移动版 - 看书窝手机站